当前位置: 主页 > 大话特码 > 内容

热门内容

揭秘婚介市场乱象:缴纳高额会员费 定务不合身

时间:2017-09-19 11: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有对象吗?相亲去吧!”这一直是过年回家的单身男女们不得不参与的“语言类节目”。当面临爱情和婚姻的窘境时,很多单身男女会选择婚介机构来寻找另一半。但因此被骗感情、被骗钱财的案例却不在少数,警方提醒,建立信任不应太草率,对对方提出的经济要求要格外小心留意。

  说起婚介,今年31岁的市民李女士气就不打一处来。“交费之前跟你说她多么专业,介绍成多少对,手里有多少优质客户。谁知道,交完钱就换了个人,售后服务一概不管。随便找几个人来和我见面,个人条件和我所要求的完全不符。”李女士说,年前在某婚介机构办理了6888元的VIP服务。本想能够通过婚介找到如意郎君,却没想到找了一肚子气。

  李女士告诉晨报记者,本来她只是希望注册免费会员,但是在咨询的时候,一名自称“顾问”的女子向她推销办理高级会员。李女士告诉记者,因为有一些个人要求的底线,在工作人员的游说下,就花钱办理了会员。“当时可能被忽悠蒙了,就觉得那位老师很专业,他们还给我看了会员大数据,很多人条件都不错,我就交了钱。”李女士说,交完钱后那位老师还再三向她承诺,一定会“层层筛选、多方讨论,确定是高度匹配后再安排双方见面”。

  李女士称,很快,那位老师便通知她已经安排好男士见面。但是见面前,她却没有得到任何男方的资料。“红娘对男方的情况一问知,完全不像她说的事先经过详细了解,只是一味要求我去见面。”李女士称,无奈之下,她只能到现场去见面。谁知道,一看连外形都跟她的要求不匹配。

  本以为这次是个“意外”的李女士,满怀期待地等待下一次安排。谁知道,第二次来见面的男士更是让他失望。“我明确要求为未婚男子,但是来相亲的人却是离异男士,更可笑的是,本来是相亲,此人居然还想把我发展成客户去购买他们公司的产品”。李女士随后立即要求退款,但是婚介却以“已经安排见面,是你自己不满意,后续还有5次见面机会”为由了她的要求。李女士将此事发至微博,但是很快接到了婚介的“连环电话”,要求她删除微博才能退款。无奈下,她删除了微博,但是婚介还是没有退款。

  此前,市民王女士在一个征婚网站上被一名自称来自香港的男子,以“网友”方式骗走14万元。王女士说,一个网名叫作“等待爱的到来”的香港男士通过征婚网站不断给她留言,王女士当时出于礼貌开始与他交谈。经过数日的网流,王女士逐渐对这位香港男子产生了好感。王女士说,他自称的真实姓名叫唐志文,是香港,从事、赛马工作。网往的时候,他发送过来大量的“私人照片”。照片上的这个男子长相英俊、温文尔雅。没过多久,王女士就提出要见面的要求。

  此后,这名男子满口答应,并表达了同样急于见面的心情。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只是给李女士打电话,甜言蜜语之余,只字不提见面的事。“那段日子我整魂,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香港男士的异常反应”。在了王女士第三次要求见面后,这位叫唐志文的人突然向她透露了一个赚钱的信息。“他就突然说,公司有一个特码,它是内部的只有20个名额,利润能达到1比45,假如申请人投资一万元,扣掉公司的提成,那么申请人也就可以拿到36万元。”王女士称当时认为唐某实意地为她好,于是就给唐某汇款14万元。

  没过多久,一个自称香港赛马会总公司香港公司投注部的高级经理给她打来电话,告诉她之前投的特码中了200多万元人民币。但是要领取这笔金还要缴纳5%的公证金,需要再交11万元。王女士突然间感觉有些不安,向周边的朋友咨询后,觉得可能上当了。而此刻骗子催款的电话却是一个接一个。

  王女士随后报警。很快警方将犯罪嫌疑人郑某、林某和另两名犯罪嫌疑人抓获。4名犯罪嫌疑人对利用网络交友实施诈骗的事实供认不讳。这个长期活动在福建漳州、以网络交友为名实施诈骗的犯罪团伙被警方一举捣毁。

  从事婚介工作已经八年的常女士告诉记者,从顾客进入婚介开始,其实就已经被婚介的工作人员“评分”。“如果来征婚的人条件很好,算的上是优质资源,顾问会主动推荐顾客办理免费会员,将他们当作是‘资料库’,不定时地安排去和不同的人相亲。这样的相亲机会,大部分是在帮着婚介‘壮门面’,成功的机会很小。相反,如果是条件比较差的客人,婚介基本上都会抬高价格,然后通过免费会员来给配对”。

  此外,她称,正规婚介机构是有很大成本的,如果价格过低,肯定存在隐性消费的情况。“一家正规机构从证件检查、合同签订、收费标准、开具等方面都是有要求的,这样一定程度上了会员质量。如果是那种‘管’的婚介,肯定也无法客户的质量。”她称,很多婚介会用低价格来吸引客人,但是后期服务却跟不上。“相亲市场,大家一般都是普通人,如果碰到条件太优秀的,背后一般都有问题。因为条件优异的人身边向来不缺追求者,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通过案例分析总结出一些特点,男女在交往中可着重注意。表示,在婚介诈骗案件中,女性人多是有感情受挫经历的中年女子,具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对于男性人,女性犯罪嫌疑人则多以漂亮容貌为掩护,借索要金、诚意金或彩礼进行诈骗。称,要避免上当,最根本的是要提高防范意识,如果通过一段时间的网上聊天或煲电话粥就建立起绝对的信任,势必太过草率。最重要的是,在此期间对对方提出的经济要求要格外小心留意,不要轻易汇款。在未充分了解对方的情况下,切勿与对方发生任何借贷关系。

  警方表示,根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服务提供者不得、、赌博、、凶杀、恐怖或者犯罪的内容。若有发生,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由机关、机关依关法律、行规的予以处罚;对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由发证机关责令停业整顿直至吊销经营许可证,通知企业登记机关;对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由备案机关责令暂时关闭网站直至关闭网站。市民一旦发现婚介机构或者网站出现违法情况应该及时举报。

  客观地讲,记者在婚介市场看到的乱象并非“触目惊心”,而是太多的急功近利、敷衍了事、欲速不达与“不走心”。在这个第三产业已占地区生产总值贡献率九成的城市,婚介服务的成熟度、贴心度与十年前相比,变化的似乎只有形式。

  婚介网站或者线下平台是否能为单身男女做出更多呢?答案是肯定的。更审慎与效率的身份审核制度,更严格的举报和制度,会极大削减职业骗子的土壤,更重要的,则是剔除那些只想“约炮”的感情骗子,让交友与恋爱更加纯粹。可这恰恰也是最难的,婚介市场貌似庞大,实则一直缺乏足够的商业基础与价值观支撑。记者注意到,在一些互联网巨头公司,“价值观考核”占比颇大,如果能有一些婚恋平台也引入这种机制,不是单纯以拉来多少“钻石客户”考核,而是注意考核“婚恋顾问”对牵线一桩幸福姻缘的投入度和职业,或许这个城市会对职业红娘们赋予更多的尊敬。

  需要审慎的,当然不止是婚介,还有所有的参与者。爱情很难指望“高效”,婚姻不是划定几个指标后按图索骥就好,不要带着焦虑与速成的心态去寻找另一半,更不要随便去垃圾堆翻找爱情,在垃圾堆里,不止有渣男和废品,还可能有品。

  晨报记者暗访发现,有些婚恋机构身份核查不严,有些则高价收取会员费却不按提供相应服务,还存在会员个人信息核查出现缺失等问题,以上这些在目前的婚恋市场屡见不鲜。对此,律师表示,婚恋网站需要更详细的法律给予约束,此外,网站自身应该切实提升信息核查等保障能力。

  通过了解,晨报记者发现如今的实体婚介机构大多“蜗居”在高层写字楼甚至居民楼内。日前,记者来到世纪佳缘西直门门店,进门后,一位自称顾问的中年女子接待了记者。在详细询问了记者的年龄、职业、工资、房车、婚恋史及目标后,要求记者填写个人信息。当记者质疑为何只问“贵姓”,却不核实身份,如此草率能否信息真实性时,这位顾问称,“我们后期肯定要做身份核查。但是你既然来了,肯定是以找到有缘人为主,我们相信你的诚意。核查的事情,我们可以在注册确定合作之后再进行。”

  看记者还有疑虑,该顾问又安慰道,“我先把一些优质资源给你看看,如果你觉得有看上眼的再进行合作。至于身份证什么的可以以后再给我们带来。”很快,这名顾问给记者看了不少男士的资料。“你可以开一个一万多元的套餐,我们都确保一对一配对的,而且还会根据你的要求推荐具体的人。”顾问称,在她手中成功配对的人有几十对,肯定能给记者找到合适的男友。记者以价格偏高为借口准备离开,该名顾问马上称“还有便宜的”,并许诺可以通过优惠活动价格再便宜几千元,记者借口没带钱包得以离开。

  现在,除了在高楼大厦内办公的婚介机构,在一些公园内,每逢周末总会聚集众多父母来给自家儿女找对象。晨报记者走访发现,这些“野婚介”是通过出售个人电话号码和安排见面来牟利的。

  记者在通州运河公园附近就看到了形形色色的“婚介摊点”。一些老年人手中拿着厚厚的一沓资料,为儿女寻找着合适的对象。看到记者来到此处,一些老人很快围了过来,询问记者是否要寻找对象。而台阶上所谓“婚介人员”则挥舞着一张张印着个人信息的征婚广告向记者卖力“吆喝”: “男、1987年生人、高185厘米、硕士、有房”、“男、有车、有住房”,“你可以随便看,喜欢哪个就和他联系。我们这里收个辛苦钱,20元一个电话,成不成就看你们的了。”对方看到记者迟迟没有作出决定,还殷勤“推销”称:“你要是觉得贵,50元你挑三个电话。”记者称,也希望能够在此处留下信息,让更多人看到。对方直接说:“手机号留个真的,能联系到你就行,剩下随便填。”记者借口“再想想”辛苦摆脱了。很快几名家长围了过来,告诉记者,“那些卖电线岁的王老先生告诉记者,他原来在一个摊位上买过电线个,后来一打全是无法接通或者是已经关机。“我回过头来找他们,他们根本不承认,非说是我们孩子和这人没”。聊天中,多名家长也称曾被骗,却苦无办法。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目前网络相亲的核查力度更是令人担忧。记者随机从网上下载了四款婚恋交友软件。其中三款只需“随意”填写“性别、生日、地区、婚姻情况、身高、学历、月薪”等信息即可快速完成注册。虽然网站也会提示“进一步完善信息获得更多展示机会”,但会员只需花60元也可获得一个月的无限次交流机会,这样的福利完全不足以吸引会员进一步验证身份。

  在另外一个婚恋交友APP中,软件更是只需验证手机号码即可完成注册。相比之下,另外一个审查较严的婚介APP要求注册人手持身份证正面进行拍照,并上传身份证的完整照片。但是记者用手遮挡住身份证的个人信息并只露出半张脸进行上传注册。随后,在网上使用虚假性别、动漫头像以及虚假昵称完善资料。大概一分钟后,APP就显示记者已经注册成功。

  在软件上,不到10分钟,便有9名征婚女子通过软件和记者搭讪。记者发现,这些女子的个人信息也并未通过实名制认证。其中一人使用的头像是韩国女星的个人写线岁,个人资料中显示“希望半年内领证”。而这些人的手机号、微信号等具体信息,只要花钱注册VIP 会员就可以查看。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在一些婚介交友网站上隐藏着一些网络信息。在婚恋交友APP上,一些个人信息中写着“私聊”等信息。也有女子通过聊天,对记者进行暗示“你喜欢大胆主动的女人吗”,“我的身材很好,你想看看吗”。其中一名女子还地说,“我很主动,可以约”。

  这些有暗示类的话语,在聊天中屡屡出现。此外,还有人要求记者添加微信或者qq转移“阵地”聊天,并发送给记者一些衣着的照片。记者添加一名女子的微信,发现在其朋友圈中尽是“用品用法示意图”。而与此同时,她将记者的婚恋APP好友删除,记者无从查找。很快,她通过微信向记者兜售小视频,并称可以提供一对一“听指挥游戏”。

  康普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吴立宏表示,市民在通过婚介寻找另一半的时候,应该首先注意自己的个人信息。他称,在进行登记前,要注意核查婚介机构的工商营业执照,线上平台则是核查其电信管理机构颁发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这样才能在有资质的婚介进行相亲寻友。

  吴立宏称,用户应该加强自身危机意识和防范意识,从而自己的信息及人身财产安全。他称,当前利用婚恋网站实施的违法犯为大多是诈骗、类违法活动。用户在网站中应持严肃、审慎的原则与其他用户交流,不要在起初便将自己的财产等诸多情况告知对方,发现有诈骗、等可疑用户应立即停止联系并向网站、执法部门举报。

  吴立宏表示,根据《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第七条,互联网信息服务使用者以虚假信息骗取账号名称注册,或其账号头像、简介等注册信息存在违法和不良信息的,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采取通知限期改正、暂停使用、注销登记等措施。这一举措标志着我国互联网全面实名制建设的正式开始。

  虽然国家网信办在“婚恋网站严重违规失信”专项整治工作中,要求婚恋网站必须实行用户真实身份信息注册,但关键问题是,婚恋网站并未与系统资料库联网,不具备甄别会员身份信息真实性的。所谓的实名制认证也只是单纯基于身份证信息的认证,但身份证本身也可能不是真实的,反而会使网友形成认识误区,以为只要是实名认证就能确保信息全方位真实,结果放松了。

  对此,婚恋网站应与用户签订协议,约定用户应使用本人真实姓名进行注册,以及对用户信息和隐私的等必要条款。并在法律允许和条件具备的范围内尽量对用户的注册信息进行审核,发现使用虚假信息的应不予注册,事后发现利用虚假信息注册的应立即注销其登记,并及时在网站内发出公告对广大用户进行提醒。未尽到合理审查义务致使其他用户受到损失的,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记者 张静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