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大话特码 > 内容

热门内容

秀山县最牛的校长

时间:2017-09-20 22:0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天气有点冷,我一个人站在公旁等车去渝东南的一个边陲小镇办事,一位坐在副驾的朋友招手,我坐上了一辆车牌号为渝HU0727的小轿车。车上有5个人,我上来是超载,显然是托那位朋友的福。车上的气氛并没因为我的上来而改变,他们的谈笑仍然继续,其实一直是那位驾驶员在狂言,耳听一阵雷人的话语,有幸结识了那位最牛的校长——秀山县隘口中心校校长。深刻记得雷语内容如下:

  1、“91年我民师转正分到隘口镇凉桥小学任教,那时每天晚上点着煤油灯和村民老把四们在学校木楼房里打牌,他(老把四)想‘耍耐’(秀山话不认帐的意思)我就打了他一顿,后来他多次被我打,最惨的一次我把他打到粪池直到他认错才准起来!”

  2、“92年我调到隘口中心校,当时看不习惯学校会计代泽云,一天晚上我趁灯光暗把他打住院了,隘口街上那么多姓代的都没‘咬起我X’(秀山线年我调到秀山县龙凤区司城小学当教师,当时我知道是龙凤区教办主任吴搞整我,我在秀山县城十字街提起刀子追他,他跑得飞快,后来我一气之下没打招呼就到广州打工去了。”97年回来后因一点小事情和隘口所长杨正勇(现纪检委副主任)打一架。”

  4、“99年我在隘口坝芒小学当校长,当时坝芒上一届校长杨华秀夫人张继兰不听当当,我一气之下,打她两耳光,她气气都没敢抖(秀山线年秋,为追回坝芒小学上届校长杨华秀(当时调到隘口中学)欠学校的2500元。我叫坝芒的年青老师到中学去打了他一顿。”

  2、“2001年下春,查看学校帐上尽有几千元是学生读了书没交的学费,我组织年青老师下乡收钱,不拿的牵猪赶牛,家长马上借钱来交。”

  3、“2001年秋的一天晚上,因与当地民办学校争取学前班生源,我和坝芒的老师们与当地村民打一架,当时四个老师被村民杀伤。要是知道是谁干的我要砍他老壳。”

  4、“当官的不可能做得全对,你看上两届校长不是‘下课’了吗?(意思是有他的功劳)”都知道是我告他们下课的,才有今天的威风和好日子。

  1、像我们这类别的学校虽然不够配小车,只要打通某些关系就可以搞定,其实还是这车上的们的作用才得这车,“这车是当年胡勤检县长的车,县送给隘口镇,镇送给我们学校,虽然已达到报废年限,修理费是贵点,每年报销的交通费15万元左右,但比买台新车划算,上级不允许像这类学校配轿车。这车虽然现在没有行驶证,毕竟是当年县长老爷的车,哪个敢查,了,我就拿县委某领导的便条当行驶证更安全更保险。”

  2、“现在每年每个学生义务教育保障经费是300元,全镇大约30万元,除上级扣出外约有30万归我支配,而每个月才有1万元的可支配资金,我觉得当个小人校长比当个镇长日子好过。”

  3、“隘口的老师哪个敢跳,是金子我把他放到十八层,他还会发光吗,老师不听话我喊家长赶走他,中层干部不听线、“经费开支政策是死的人是活的,上次我报了个名到学习、上海挂职学习、顺便去、澳门玩耍,一睹澳门赌场风光。那次我赢得3000多港元,过瘾!”

  一位牛校长牛出了山区教育的真实面貌,牛出了秀山教育的悲哀!,在新县秀山县委带领秀山教育界万人宣誓活动后,我仅能为秀山教育做这一点点!

相关推荐